學術研究要甘于寂寞推開誘惑丨科學精神名家談

                          “學術研究不能有趕集的心態,看販羊的掙錢就去販羊,看販豬的掙錢又跑去販豬。”在未名湖畔朱門青磚的深深庭院中,被譽為“宏觀經濟預測第一人”的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宋國青教授勸勉中青代教授和學子:做學術研究,要耐得住各種誘惑。

                          他進一步解釋:一要耐得住寂寞,二不要太急功近利。二者乍看似乎有所重疊,但卻有所區別。

                          鉛筆 分割線

                          甘于寂寞,往往發自“初心”

                          “即便研究結果可能或者肯定會帶來很大的商業價值,我們的出發點仍然應該是學術研究,并長期堅持。”在宋國青眼里,堅持發于“初心”——要對政策、大環境、人類認知起一定作用,創造的價值反而不應看得那么重,“能有商業價值最好,沒有也行”。

                          1988年從北大畢業后,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王運濤研究員放棄留京任教、讀研的機會,一頭扎進四川綿陽。

                          雖然行當不同,王運濤對“初心”的理解卻與宋國青相似。

                          “做CFD(計算流體動力學)軟件本身是看不到錢的。不像用國外的軟件做一個型號任務來錢快。”王運濤說,外人眼中努力目標“遙遙”甚至“搖搖”,但自己知道意義在哪。

                          “TRIP(全名為:TRIsonic CFD Platform)軟件的每行代碼都是團隊自己寫的。”在王運濤看來,如果一直使用國外軟件設計我國飛機型號,永遠會被“掣肘”。國外軟件只賣許可,對“CPU核數”有限制。如果沒有自己的軟件,超級計算機性能再好,也可能受核數限制使不出“十八般武藝”。

                          不被“掣肘”,是王運濤的“初心”。1999年,TRIP軟件團隊完成具有自主知識產權飛行器仿真設計軟件開發,掌握所有源代碼。

                          “在和國外同類軟件不斷比對中,找差距,趕上去。”王運濤說,20多年的堅持,我國擁有了可以和國外軟件對標的軟件。“自己有,就算不是最好,他們也不敢漫天要價。”

                          盡管如此,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

                          “2005年,TRIP軟件1.0版已被推廣至20余家相關研究單位,但由于各種原因,推廣工作沒有繼續下去。”王運濤說,這對團隊有打擊,但因為“初心”和共同的理念,堅持了下來。

                          堅持的不易,王運濤沒有過多描述,只是表示,如果只做基礎研究,“日子”將和同行差一大截,也留不住人才,好在自己也有一些型號任務,為堅持“初心”提供支持。

                          鉛筆 分割線

                          賺了小利,吃的將是大虧

                          “初心”有時是“吃了秤砣”,有時卻被小利“擊碎”。

                          “賺快錢”“先套一點現”……做經濟領域研究,宋國青對這些司空見慣。他在宏觀經濟研究中首次發現“老鼠倉”。

                          “賺小錢吃的是大虧。”宋國青舉例說,例如要用大數據分析影響股市的投資情緒,如果定位是做研究的,必須確保這些內容不得泄露。這位資深經濟學家說得樸實:“如果別人給錢,就為別人操作是很壞的事情。逐利,損害的是付出多年努力和心力才贏得的名譽。”

                          “賺快錢吃大虧”的情況也發生在王運濤的專業里。

                          由于多年來滿足用國外軟件開展型號任務相關工作,我國仿真軟件工業底子薄弱,在國際商業軟件市場中難占一席之地,一些科研單位真正有軟件開發能力的人員可能不足15%。

                          “那時候賺快錢的人,現在都50多歲了,‘武功’不練而生,現在想撿起來很難。”王運濤說,更糟糕的是,他們的價值判斷可能傳遞給了自己的學生。

                          浮躁的精神傳下去容易,要如何收回呢?這恐怕是宋國青和王運濤共同憂心的問題。

                          鉛筆 分割線

                          錯誤的制度引導,無形中刺激了浮躁

                          一些現行評價機制也成為浮躁蔓延的推手。

                          “他們要被人記住,只能語不驚人死不休,把話說到極端。”宋國青說的“他們”是一些經濟分析師,讓他們丟掉科學客觀語態、只為博人眼球的,是投票式的評優制度。

                          宋國青倒推錯誤制度引導的連鎖反應,“投票票數由知名度決定,要有知名度怎么辦?走極端。走極端抓眼球才能出名,不走極端怎么讓人記住。”

                          一些拍腦袋的制度,只注意到符合市場規律,實際卻助長了野蠻與浮躁的氣息。王運濤引述《資本論》作解釋:如果有300%的利潤,資本就敢于踐踏人間一切的法律。“到年底,做項目的拿十萬元獎金,做基礎的只能拿幾千元,又有多少人能堅持干下來?”

                          激勵機制應因研究不同有所變化。“有些研究我們這一代可能嘗不到果子,但是下一代能夠嘗到。但不能因為沒有既得利益而不開始去做。”王運濤認為,制度構建應有戰略眼光,或能引導人浮于事走向潛心科研。

                          來源:科技日報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 范琪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