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仁東去世一周年:給南仁東的五封信

                          2018-09-18 10:47:11 來源: 科學網 作者:

                          編者按

                          9月15日,天文學家、FAST工程原首席科學家兼總工程師南仁東去世一周年。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曾與南仁東朝夕相處、并肩作戰的后輩、同事、摯友,把想對“老南”說的話,通過信件的形式記錄下來。

                          比起擅長的科研,科學家的筆觸大致是質樸、直接而未經雕琢的。但他們字里行間流露出的那種剛柔相濟竟如此令人動容。

                          ■本報記者 丁佳

                          FAST調試組副組長甘恒謙:

                          2018年9月14日,北京上空陰云密布;同時,千里之外的貴州大窩凼洼地風雨不定。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天氣,一些往事又涌上心頭。

                          如果不是刻意去想,去年發生的一些事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我更希望是真的沒有發生過。 南老師,我知道您嗓子不好,您也知道我聽力不好,那這回,就我說您聽吧。

                          過去的一年是FAST調試工作全面推進的一年,也是我駐扎大窩凼時間最多的一年,FAST團隊的成員大多都是這個狀態,所以階段性的成果也不少。

                          可能是大家出差多的原因吧,您以前擔心的那些事情,在過去的一年都沒有發生過。我承認偶爾也有,不過激烈程度和持續時間都明顯降低或縮減。

                          FAST調試工作紛紛擾擾,抓起來,千頭萬緒;再一看沒抓的,還有千頭萬緒。現在想想,真不知道您在FAST建設階段是怎么做到井井有條的,我才發現,我要向您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

                          調試工作推進到這個節點,現在最想聽的是您的評論,哪怕只有一句話也可以。也可能我只是想念您的聲音。

                          以往跟您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您說我聽。今天我說的這點兒話,算成數據量可能也就1KB多點兒。您一定也有很多話想對我們說吧,我不知道FAST從太空接收的5PB數據里,會不會有您慣常的聲音。如果有的話,我們一定不會錯過。

                          FAST調試組高級工程師楊清閣:

                          南老師,時間過得真快,您離開我們已經一年了。這一年里,我經常想起您。

                          偶爾我會想起在辦公室,您向我了解病情的場景。也會想起公交車上我們偶遇,您看著我術后的傷疤,關切的眼神……

                          一年來,我作為FAST調試組的一員,擔任6個合同的甲方聯系人,工作比較緊張。FAST艙停靠平臺護欄建造期間,因護欄需要實現人工升降,制造精度高,生產廠家雖然盡力,卻始終達不到要求。那時候我也想,差不多就可以了。

                          可是,我腦海中浮現出您和我們在一起研究方案、建造基礎、安裝設備的情景,您嚴謹認真、精益求精,不論大事小事,一絲細節都不放過的情景。于是我告訴自己,不能懈怠,應該積極和廠家人員一起分析原因,尋找解決辦法,并對每個細節都嚴格把關。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設備終于達到了要求。

                          FAST反射面中心孔封堵技術、反射面節點盤檢查維護技術,需要滿足FAST觀測、維護需要,現有的工藝方法很難滿足要求。但想起您和我們一起解決技術難題的過程,我就有了信心。和同事們、合作方利用頭腦風暴法,開拓思路,設計多個可行技術方案,進行優化……

                          南老師,在我心中,您沒有離去,您對我們的關心始終是那樣的溫暖,您精益求精、勇于創新、勤奮嚴謹的工作精神也一直伴隨著我們,激勵我們把FAST的工作做得更好。

                          FAST調試組成員黃琳:

                          時間飛逝,又到了一年的9月,去年的今天,記得當天起得很早,突然在微信群里看到消息,當時第一感覺是不相信這是真的。雖然后期身體原因您很少來現場,可我的腦海中總覺得您病快好了,應該沒什么大問題的。

                          可是,很多事情不會因自己感知而改變,慢慢地見著大家發的信息,確實是真的,您真的永遠離開了我們。

                          給朋友介紹FAST時,總少不了說說您的故事,我想讓大家了解一位真實、善良質樸、淡泊名利的科學家,一位風趣幽默的老爺子。每次看到有關您的影視資料時,您是那么和藹可親,總令我想起曾經跟隨您的點滴。

                          我反問自己,您離我們而去了嗎?沒有,您從未離去,記憶仍在,精神仍在,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中,靈魂一直猶存FAST的每一角落。

                          離開大都市,離開家庭和親人,長期駐守在山野,如果有人問起是否覺得辛苦,當然是有的;想家,想親人,也是時時刻刻存在的。可我們覺得值得如此,值得為這個事業去付出自己的青春。

                          每當我們遇到困境,就會仰望滿天繁星,想想您的付出和心血,想想您對知識的執著追求,就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也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

                          南老師,您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可現在FAST建設完成,您卻離去了。FAST就像您的孩子一樣,現在這個孩子需要守護,需要我們這代人繼續努力前行,早出大成果以告慰您在天之靈。

                          浩瀚星空,如今只剩下您的背影,我相信宇宙之中定有一顆最亮的星星,那一定是您,點燃我們的希望,照亮我們前行。您從未離去,一直陪伴著我們的心靈。

                          FAST調試組成員鄭云勇:

                          南老師,您已離開我們一年了。我沒有千言萬語來表達對您的思念,只將FAST工作中的一個小片段講給您聽。

                          記得在一個炎熱的下午,剛調試好的多波束和下平臺同時運行就會報警。正值望遠鏡調試的關鍵時期,而且晚上還有觀測計劃,這下可把我和同事們急壞了。請示領導后,我們把30噸重的饋源艙從140多米高的焦面降到入港平臺,帶著工具和自制的測試導線以及備用電纜進艙了。

                          大家剛一進去,不由自主地說了聲:“哎喲,這里面這么熱,趕緊把風機打開!”可是,13米直徑的饋源艙設計為3個相對封閉的隔間,隔間與隔間之間相對封閉,加上風機的噪音,工作溝通起來十分困難,于是,我們只好關閉風機干活。烈日照射下,饋源艙里的溫度直線上升,一刻鐘不到,大家滿臉都是汗珠,不一會兒,全身衣服都濕透了。盡管如此,排查工作還是緊張地進行著。

                          到了晚飯時間,故障還沒有排除。有人建議出去涼快幾分鐘后再繼續干,可是夜幕已徐徐降臨,大家心里清楚,天黑后升艙有一定的安全風險,所以誰也沒有離開艙里,而是討論片刻后繼續進行排查。

                          夜晚如期而至。艙內亮起燈光,白天躲藏在草叢中的飛蛾和蚊子順著光線,像氣流一樣飛了進來。我們與蚊蟲混戰了幾個回合,直到深夜兩點,各項工作排查完畢,大家得出一個結論,可能是軟件的問題。第二天對軟件進行檢查發現,果然,兩者在邏輯上存在問題,最終問題迎刃而解。

                          雖然在像烤箱一樣的艙里白忙活了七八個小時,有的同事還中暑了,可是我們誰也沒有怨言。南老師,那一刻我明白了,這就是咱們FAST人的精神,是您留給大家的財富。年輕人,不負好時光,我相信我們每個FAST人,都能為成果遍地開花作出自己的貢獻。

                          FAST工程副經理、

                          工程辦公室主任張蜀新:

                          南老師,前幾天,因需要找點資料,我又去你辦公室了。

                          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時空好像一下子錯亂了。

                          那個屋子還和以前你在的時候一模一樣,小小的紅沙發,發黃的舊微波爐,墻上貼著咱FAST的照片,還有一張“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線電頻率劃分圖”。

                          我一時間有點發愣,我怎么感覺你從來都沒有離開我們呢?我覺得你只是出差了,總覺得你還會回來,回到咱們國臺辦公室,回到咱們大窩凼。 我想,臺里的領導也是這樣想的吧,一年了,他們留著這間小屋,總覺得你還會回來,周六日跑過來加班;一年了,在貴州現場,還經常能聽到工人、老鄉談起你,好像一回頭,就能看到你穿著工作服,背著手走過來。

                          南老師,你不僅是我們的師長,也是我們FAST每一個成員的父親、兄長,你對工程傾盡畢生的心血,對咱們這個大家庭的每個成員,也都操碎了心。

                          一年了,工作還是忙碌如常,但我常在一些深夜里產生想寫些什么的沖動。但提筆,又覺得五味雜陳,不知該說些什么。

                          這兩天,往事總是一樁樁地涌上我的心頭,但我知道,如果你知道我這樣,肯定會狠狠說我一頓,叫我向前看、做有用的事,對吧?

                          我會的,南老師,我會把咱們的年輕人給培養好,把咱們的望遠鏡給管好用好,不讓你擔心。

                          等下次我再去你辦公室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我們的整個隊伍,一直在向前看,一直在做有用的事。

                          《中國科學報》 (2018-09-17 第1版 要聞)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馮超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