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江高新區: 演繹創新聚變“海派風”

                          2018-09-04 10:05:39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龔 雨 本報記者 王 春

                          上海光源

                          改革開放40年

                          高新區第壹檔案

                          近日,國際頂尖醫學期刊《美國醫學會雜志》在線發表中國原創抗腫瘤新藥“呋喹替尼”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III期關鍵性臨床研究成果。作為一種新型口服抗癌靶向藥物,呋喹替尼由位于上海張江高新區的和記黃埔醫藥自主研制,是我國首個從發現到新藥上市申請都在國內完成的主流抗癌新藥。

                          上海張江藥谷的一組數據也令人咋舌,在國家每年批準上市的一類新藥中,每3款新藥就有一款來自這里。

                          始建于20世紀90年代的張江高新區,經過20多年的發展,經濟總量以25%以上的增速不斷攀升,地均、人均產出效率均位于全國高新區前列,在創新大潮中獨立鰲頭。

                          如今,這里已建成了中國最大的集成電路產業基地、最強的集成電路研發基地,最大的生物醫藥產業基地、最強的生物醫藥領域研發基地、最大的金融服務業基地以及最大的軟件產業基地之一,成為令人矚目的創新高地。

                          大膽探索 下活園區“一盤棋”

                          不同于北京中關村、武漢光谷管委會主任與區域行政官員重疊的模式,張江的管理機制比較獨特,僅由5個部門、20人左右在編人員組成的管委會屬于上海市政府的派駐機構。

                          而放眼上海地圖,張江的22個分園和124個園中園,如散落的棋子,覆蓋所有區縣。在發展過程中,各園區都有了自己的“金剛鉆”,既有以張江核心園為代表的管委會模式、紫竹高新區為代表的民營企業模式、上大園為代表的大學模式,還有國有企業模式及多種經營主體合辦的管理模式,平均兩個園區便有一套體系。

                          這對于統一管理、協調步伐來說無異于極大的挑戰,微型的管委會如何管得住大體量的張江?

                          沒有可以參照的成功經驗,只能依靠自己去摸索,大膽嘗試。面對政府和市場這兩只“糾纏的手”,張江演繹出了“海派特色”。

                          “小政府大社會,打造一個高效的政府”,成了張江管理者厘清思路的線索。上海張江高新區管委會原常務副主任曹振全表示,“政府要做市場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要以政府為引導,以企業為主體,合理地配置社會資源。”

                          2015年,張江高新區依托上海敬元公司啟動了海外人才預孵化基地專項,先后在18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海外人才預孵化基地,實施人才、技術和資本“三位一體”的整合及先期孵化。

                          近幾年,旨在帶動各類資源匯聚,聚焦產業鏈、價值鏈缺失部分的“張江專項”從每年安排資金25億元增加至33億元。同時,張江加快人才、信用、融資等八大試點建設。在科技金融方面,過去張江高新區由于分園多、管理體制復雜,曾經由各分園牽頭,幫助科技型企業化解貸款抵押難題。但未來,這部分融資服務將交給第三方機構打造的平臺,目標是批量化銀企對接和多樣化融資服務,以化解輕資產企業融資難。此外,還計劃引入民營資本,成立民營張江科技銀行,采用“總店+連鎖店”和“實體+虛擬”的商業業態,將資本觸角深入分園。

                          先人一步 探路產業“無人區”

                          幾十年前,張江還只是一片上海郊區的農田,如今這里已聚集起張江實驗室、上海光源、國家蛋白質科學中心(上海)、上海科技大學、上海紐約大學等一批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高等院校,它們也成為張江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的“創新內核”。

                          有了創新資源的集聚,有膽識的張江人開始放開步子,先行先試。于是,一批別人不敢做、做不了,又極具前瞻性的高尖端產業開始在張江遍地開花。

                          在張江布局的量子通信產業,曾一度被認為是“打水漂”,張江人卻在質疑的目光中布局了全國首家量子通信產業園。如今,我國已成為全球首個實現衛星和地面之間量子通信的國家,“量子京滬干線”和“量子科學衛星”等國家重大項目備受矚目。

                          2017年9月26日,張江實驗室掛牌成立。全球規模最大、種類最全、綜合能力最強的先進光源設施群和光子科學中心正在張江形成。去年12月份,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又一重大裝置項目——“硬X射線自由電子激光裝置”獲批啟動。該項目建成后,將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自由電子激光用戶裝置之一,為物理、化學、生命科學、材料科學、能源科學等多學科研究領域提供高分辨成像、超快過程探索、先進結構解析等尖端研究手段。

                          我國近年來干細胞研究發展迅速,但轉化率卻偏低。張江則先人一步,其與東方醫院共建的干細胞轉化醫學產業基地項目,2014年獲1.05億元政府資金資助。目前,這里已完成干細胞治療骨關節炎臨床研究、干細胞治療心衰臨床研究等若干病例,成功實現超車,占領了干細胞領域高地。

                          在張江的力推之下,一批爭議多、風險大的高尖端產業,紛紛在這里落腳并發展壯大,為上海今后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今,張江高新區已形成生物醫藥、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文化科技融合產業等9大產業集群。

                          制度革新 點亮創新生態每顆星

                          為營造創新生態,張江高新區推出了一系列創新舉措,誕生了知識產權質押貸款、通關電子賬冊、醫療機械注冊人制度等諸多個中國第一。作為目前首個試點醫療器械注冊人制度的地區,上海張江正在探路醫療器械的制度革新,這將為全國提供先行經驗。

                          與此同時,在“愛第一個吃螃蟹”的張江,多項具有突破性的試點也正在開啟——

                          2016年10月13日,國家外國專家局與上海市政府簽署合作備忘錄,提出23項新舉措,共同推進張江示范區建設國際人才試驗區,力爭到2020年,初步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人才自由港”;作為中美間合作共建高新技術園區的首例,張江—波士頓企業園計劃打造中美創新人才培養和交換平臺、中美創新成果轉化和交易平臺、中美創新資本服務平臺等7個平臺,推動中國企業與世界創新資源對接;今年5月,上海宣布實行“一套班子、四塊牌子”,把張江國家科學中心辦公室、張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張江高科技園區管委會、自貿區管委會張江管理局四個機構合為一個機構、一套班子,整合多個管理機構職能,厘清職責分工,建立一套協同高效的推進機制和管理體制。

                          無論是體制創新還是科技創新和人才機制創新,張江都以先行先試為己任,高擎自主創新大旗。

                          “急功近利搞不好科技園,對我們的考核從一開始就不是產值、不是GDP總量,而是人才聚集度、企業孵化度、產業鏈完備程度、知識產權關注力度。”多位張江集團原負責人曾表示,“一切都是‘瓜熟蒂落’,做到位了高科技自然會井噴。”

                          創新創業的路上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當前,上海正以全球視野,對照國際標準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作為核心載體,張江高新區正以更高的站位、更寬的視野、更新的理念,將創新進行到底。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