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道先院士資料采集感悟:揚青春血,塑地質魂

                          2018-09-10 10:23:58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麥珊珊
                          水文地質,袁道先,

                          自2017年9月我們承接袁道先院士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工程項目以來,時間已過去近一年了。這一年里,小組成員緊鑼密鼓、齊心協力地對袁院士學術成長資料進行采集與整理。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們見證了資料由散到整、成果從無到有的過程。項目進行到今天,離不開小組成員通力合作、不懼艱辛的敬業精神。過程雖充滿各種困難與挑戰,但回顧過去,我們都在其中獲益良多。

                          2017年9月初,中國地質科學院巖溶地質研究所與我們取得聯系,邀請我們承擔“袁道先院士學術成長資料研究”項目。那時候,對于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按時、按質、按量地完成此項任務我還是心有顧慮的。這是因為項目的任務重大,而時間卻非常有限。袁道先院士彼時已84歲,但追求學術進步的腳步卻從未停止,這一方面體現為現存的學術成長資料數量已非常龐大,需要相當的人力與時間進行全面采集與系統整理;另一方面則是袁院士如今依舊堅守在工作崗位上,并且由于研究領域與工作崗位的需求,院士差旅頻繁,與他碰面的機會也尤為珍貴難得。袁院士的子女因學習、工作等原因長期居住在國外和國內其他地區,不便及時溝通。慶幸的是,同為地質工作者的院士夫人宋愛玲女士,平日里無論在業務上或生活上都給了袁院士很多支持和幫助,盡管宋女士日常事務也相當繁重,但是在開展項目的過程中,她在采集資料與溝通訪談等事務方面還是為我們提供了許多方便。此外,由于袁道先院士出生于戰亂時期,童年生活顛沛;日后又是從事水文地質與巖溶環境方面工作的專家,專業要求、工作性質與院士本人都極其注重野外實踐,這就決定了他生活、學習、工作所到之處不勝枚舉,要理順歷史,逐一拜訪無疑存在相當難度。盡管還未正式接手項目就已經看到了諸多困難與挑戰,但是若能迎接挑戰,克服困難,完成任務,對組內成員來說未嘗不是一次難得的成長機會。而更重要的一點是,若能借此機會了解一位老科學家的成長過程,絕對是一次能滌蕩心靈、振奮人心的寶貴經歷。正如項目成立的初衷——老科學家們應該被記住,他們的精神應該被記住。

                          接下項目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整理手頭上已有的材料,根據14個子類進行基本分類,接著以此為基礎繼續進行采集工作。經過近半個月的梳理,我們在了解了大概情況的前提下,于2017年10月2日對袁道先院士進行了第一次直接訪談,目的在于重新梳理、確認院士本人大致的人生脈絡。但是,那次訪談并未得到項目審評專家的認可。經過反思,我們也意識到了訪談確實存在許多問題。一方面,我們對袁院士本人重要歷史事件與人生轉折仍未十分了解,在未了解清楚的情況下對院士采訪,過程未免多有疏漏之處,訪談因而就顯得不那么專業,同時也是對院士的一種不尊重。此外,杖朝之年的袁院士對童年的記憶已有些模糊,我們希望從他那里得到確切時間節點的想法也未能完全如愿。實際上,在進行直接訪談前,理應以檔案類資料作為基礎參考材料才能獲得更多真實、確切的信息。因此,這也給了我們下一步工作一個明確的方向,就是盡可能完整地采集到袁院士檔案類資料,為傳記的撰寫工作做好鋪墊。

                          自2017年10月開始,負責攝影攝像的組員曾多次到袁院士的家里及辦公室翻拍院士的手稿、圖紙、照片等資料。院士自參加工作以來就一直保持著“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的記錄習慣,家中書房的手稿資料整齊地按照時間順序排列,竟填滿了占據一墻之寬的書柜,令人驚訝之余更讓人心生敬佩。考慮到資料的珍貴與唯一,另外袁院士也還需要參考資料撰寫著作,手稿、圖紙資料我們只翻拍,不取實物。翻拍資料的工作量非常大,但還是順利完成了。在采集過程中,我們也不斷與院士夫人宋女士溝通,并對她進行了簡單的采訪。從她那里,我們對袁院士童年、少年及工作初期的情況有了基本的了解。同年11月,我們也從巖溶地質研究所檔案室拿到了袁院士的檔案類材料并進行翻拍。

                          項目前期的另一項重點工作則是走訪袁院士過去和現在主要的工作單位,主要任務有兩個:一是到老單位盡可能采集與袁院士相關的歷史資料;二是對與袁院士同期參加工作的老同志以及袁院士所帶的碩博生等進行間接訪談,以獲得更多細節。2018年1月至3月,采集小組先后走訪了中國地質科學院巖溶地質研究所、廣西水文地質工程地質勘察院、西南大學、南江水文隊、云南地質工程勘察設計研究院、山東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八○一水文地質工程地質大隊、南京大學附中以及袁院士祖籍浙江省諸暨市雙橋村等8個單位或地方,均采集到各單位與袁院士相關的歷史資料。在走訪過程中,我們一直得到各受訪單位的全力支持—— 一聽說我們是為了解袁院士的情況而來,單位上下都表現出了極高的熱情,資料采集工作與訪談工作才得以一路順利展開,而袁院士的群眾基礎由此彰顯得淋漓盡致。此外,還對各單位袁院士的同事、西南大學助理及學生、廣西桂林與浙江諸暨兩地親人進行了間接訪談。間接采訪無疑是對小組成員進行了一次專業知識掃盲,這對后期資料的篩選與傳記的撰寫都起到了積極的鋪墊作用;更為令人動容的是,在訪談過程中,我們了解到了地質工作者的不畏艱險、不辭辛勞的敬業精神,腳踏實地、不斷創新的治學精神與為國為民、無私獻身的博大胸懷。這不僅體現在袁院士身上,而且體現在每一位地質工作者身上,袁院士只是眾多可愛可敬的地質工作者中普通而極致的一位。訪談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花甲老人,在說到過去參加地質工作的艱苦歲月時,竟一度哽咽,無聲落淚。然而讓他落淚的不是那段歲月的艱苦,而是對青春流年滿腔熱血的無盡緬懷。歷時三個月,我們先后對19人進行了間接訪談,整理訪談稿27份,音頻文件時長879分鐘,獲得了大量現有文字材料中所缺乏的細節信息。這使我們對袁院士的出身背景、童年時期的生活狀況以及各工作階段的情況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單位走訪和間接訪談也就此暫告一段落。

                          接下來的時間里,小組成員又回到了歸類、整理資料的案頭工作。資料整理的工作龐雜而煩瑣,過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現過疏漏與混亂。但在此過程中,經過一遍又一遍的總結經驗、調整方法,資料整理的效率與規范性也在不斷提高。項目的難度是看得見的,但是我們何以非要把它視為一個冷冰冰的項目來完成?在這過程中,我們看到了太多無悔的青春熱血飄灑在祖國的大地上,聽到了太多動人的奮斗故事流淌在歷史的長河中。我們只是想把所見所聞刻在紙上,讓更多的人知道,在我們打開水龍頭自由取水時,當我們坐上火車走向遠方時,當我們覺得一切美好都如此理所當然時,是這樣的一群人在默默奉獻。

                          ①2017年國慶節采訪袁道先現場圖片

                          ②袁道先工作筆記

                          ③國際水文地質學家協會主席Dr.John Moore授予袁道先主席獎

                          ④攝像組在拍攝袁先生辦公室工作畫面

                          我熱愛西藏

                          ■袁道先

                          西藏工程勘察隊的同志,到西藏工作已經一年了。在這一年中,我們有時固定在某一個地方進行一項重點工程的詳測工作,有時又到很遠的地方去進行普查工作。通過這些工作,我們親眼看到了西藏地區豐富的礦藏和水力資源,也親自接觸了許多勤勞勇敢的藏族人民,這一切都強烈地感染了我,使我逐漸地改變了過去認為西藏荒涼等不正確的看法,使我也深深地愛上了這個地方,覺得能在西藏工作非常光榮。

                          由于我們對西藏的自然情況不夠了解,在查勘工作中也遇到了許多困難。例如去年在藏北工作時,這里的氣候變化多端,有時萬里無云,太陽曬得很熱,剎那間又下起冰雹來了;在康藏高原嚴寒的季節里,我們的手凍裂了,仍然繼續工作著;有時甚至在巖洞里或露天睡覺。雖然我們經常會碰到大自然帶來的許多困難,但我們并沒有灰心喪氣,我們經常想到毛主席所說的“我們正在做著我們的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極其光榮偉大的事業”這句話,就更加增強了我們克服困難的信心。

                          在一年的工作中,我們接觸了許多西藏群眾,他們對我們的工作給予了熱情的支援和幫助。在雅魯藏布江上進行查勘工作時,要經過一段難走的險路,這時和我們同行的幾位藏胞,幫我們背行李,并保護著我們的安全,其中一位十三歲的小姑娘也爭著要給我們背東西,當走到最險的地段時,她還伸手來拉我們。有一次查勘工作搞得很晚才結束,當住下來的時候,冷風吹得我們身上發冷,手腳都凍僵了,這時一位藏族老大爺便把我們的手捏在他的手中取暖,當這樣他覺得還不能使我們的手暖和起來時,便又把我們冰冷的手,貼在他的臉上。有時我們在有人家的地方進行查勘時,附近的藏胞便用酥油茶招待我們,這種熱情的關懷和支援,也大大地鼓舞了我們的工作熱情。

                          一年來,我們還看到了許多比我們先到西藏來的同志,他們那種熱愛西藏,為西藏人民忠心耿耿、吃苦耐勞的工作精神,他們真是把自己寶貴的青春獻給了祖國的邊疆。這些事跡對我們也有不少的啟發。在鹿馬嶺,我遇到了一位道班工人,他給我興奮地講述了人們克服困難,修筑這段公路的情況。在澤當我遇到了一位青年,他進藏已經五年了,他是一個很樂觀的小伙子,他給我們介紹了他們的生產成績和工作情況,告訴我他們種的蘿卜一個有四十八斤重等等。這些人看起來很平凡,甚至我連他們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他們卻在這里做著極其偉大的工作,我覺得能和他們在一起為西藏的建設事業背一筐土、砌一塊磚,也感到是莫大的幸福和愉快,我愿意盡自己的一切為建設新西藏而努力。

                          (在慶祝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大會上的發言摘要,原載于《西藏日報》1956年5月2日第4版)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