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建秀:讓雜草變身綠茵場“主力”

                          2018-09-10 09:51:16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張 曄 實習生 呂 迪
                          劉建秀,植物,

                          題圖 劉建秀在試驗地查看育種材料表現 李建建攝

                          人物檔案

                          劉建秀,生于1964年,江蘇省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主要從事草坪草種質發掘與創新利用研發工作。

                          本報記者 張 曄 實習生 呂 迪

                          別人出差帶回來的是土特產,她帶回來的卻只是幾棵小草;坐在公交車上,別人看窗外的風景,她的眼中卻只有路邊花壇里的小草……

                          作為江蘇省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員,劉建秀幾十年如一日與小草相伴,從事草坪草種質資源發掘與創新利用工作。南海島礁、雄安新區……我國的許多地區都長著她主持選育的草坪草。

                          如今,這些小草走出了國門。

                          近日,劉建秀主持選育的“陽江狗牙根”在熱帶珊瑚島礁生態建設中表現突出,該品種被應用在馬爾代夫國際機場改擴建草坪工程中。

                          中國第一位草坪學女博士

                          “由于我國深受農耕文化影響,所以人們對草有一點偏見,視草為一害。這種偏見從一些詞語中就可以看出,比如草根、草包、草菅人命。”只要跟圈外人聊起小草,劉建秀上來就要為草打抱不平。

                          但在30年前,劉建秀對小草的感情可沒有今天這么深,甚至完全無感,她是誤打誤撞走進了這個領域。

                          在家鄉山溝里寒窗苦讀時,劉建秀夢想中的未來是在深奧的哲學世界里遨游探索。然而,高考發榜后,她卻陰差陽錯地踏進了農學專業的大門,最終打開了草坪草研究這扇窗并越走越遠。

                          1987年,劉建秀進入中國科學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主要研究草地資源。她在碩士論文中對導師鄒厚遠研究員首次發現的野生沙打旺牧草資源進行了系統梳理與研究,至今仍有人打趣道,這是一部“關于野生沙打旺的百科全書”。

                          劉建秀回憶道,那是她第一次對一種草進行全面系統的研究。

                          碩士畢業后,劉建秀放棄了去中國科學院工作的機會,選擇來到福建農林大學從事牧草研究工作。“福建農林大學的相關研究工作以草為核心,然后將其與很多產業結合,讓草的用途發揮到極致,這種思路很吸引我。”劉建秀說。

                          在福建工作期間,她還兼職當了一回高爾夫球場總經理助理,幫助球場工作人員管理原種圃,制定草坪管理規程。當時在國內,草坪草算是一種舶來品。“在管理草坪時,我發現引進草坪草品種天堂草難以適應當地環境,特別難管。”

                          這是劉建秀第一次系統地接觸草坪草,“不甚順暢”的工作體驗讓她在心里萌生了一個念頭——能否培育出本土的草坪草?

                          3年后,劉建秀進入南京農業大學攻讀植物學博士學位。她和導師賀善安研究員不謀而合決定做華東草坪草種質資源研究。當時國內很少有人做這方面的研究,因此她也被同行稱為“中國第一位草坪學女博士”。

                          自主培育出7個新品種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我是一棵無人問津的小草……”

                          曾經被廣為傳唱的流行歌曲《小草》,就像是為草類植物研究者而作。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草坪草研究并不受重視。上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學界才逐漸開始相關領域的研究工作。

                          “雖然我們的研究和國外相比起步較晚,但我們有自己的優勢。”劉建秀說,“一是我國是‘世界園林之母’,本來就擁有非常豐富的草種資源。二是很多從國外引進的草種在國內‘水土不服’,本土草種對環境的適應能力要好很多。”

                          越是困難,劉建秀越覺得本土草坪草研究的空間大。1996年,劉建秀進入江蘇省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著手組建草坪草研究團隊,系統開展中國本土暖季型草坪草種質發掘和創新利用研究工作。

                          “陽江狗牙根”是劉建秀的第一個得意之作。“1999年,我們在全國做暖季型草種資源調查時,從廣東省陽江市采集到一些草種資源。將其拿回來后,經過一系列試驗,我們最終培育出匍匐性強、建植速度快、耐重度踐踏、耐重度鹽土、耐水淹的‘陽江狗牙根’。”

                          截至目前,劉建秀團隊已經搜集引種草坪草10屬20種1400余份種源,建立了國家級主要選育暖季型草坪草種植資源庫。其中,通過國家審定的新品種有7個;進入國家區域試驗品種的有4個……

                          “在不被重視的時候,我們更要獨辟蹊徑,潛下心來努力提升自己。我們的目標就是,在熱帶珊瑚島礁、重度鹽堿地、水利工程、足球場以及低碳草坪等對適應性要求高的場地用自主研發品種逐步替代引進品種,最終實現主要暖季型草坪草國產化。”劉建秀說。

                          把優秀的“草娃娃”送出國門

                          在江蘇省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培育基地,一塊塊精心培育的草坪草地被整齊地排列著。遠遠望去,它們綠油油的,在土地的映襯下像一塊塊巧克力抹茶蛋糕。

                          這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小草,在劉建秀眼里就像孩子一樣惹人疼愛,她驕傲地向科技日報記者挨個介紹:“這是‘蘇植1號結縷草’,這是‘陽江狗牙根’。這是‘蘇植2號雜交狗牙根’,它是用‘非洲狗牙根’和‘陽江狗牙根’雜交選育而成,是遠緣雜交品種。”

                          只要不出差,劉建秀常會來基地。彎下腰捋一捋嫩綠的草尖,用腳輕輕地踩一踩,她用獨特的方式與這些“草娃娃”們進行著無聲的交流。作為這一抹綠色的守護者,每一棵小草的茁壯成長都離不開劉建秀的辛勤與付出。

                          “草本身無好壞之分,只有長在不該長的地方的草才是雜草,狗牙根作為世界四大惡性雜草之一,現在卻是草坪草的主要品種。”喜歡哲學的劉建秀也將辨證思維應用到了科研中。

                          為了讓中國人自己選育的草坪草扎下根來,劉建秀絞盡腦汁。這個說起話來都細聲細氣的女子,竟然也看起球賽來。可劉建秀醉翁之意不在酒,別人看球是為放松、娛樂,她看球卻是為了看草。

                          如今,耐踐踏的“陽江狗牙根”和“關中狗牙根”已在包括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和亞足聯亞洲杯等比賽場地上成功得到規模化應用,成為目前國內足球場狗牙根草坪的主要草種。

                          “陽江狗牙根”不光在綠茵場上頻頻“露臉”,它還被成功應用在南海島礁生態建設中,被推薦為熱帶島礁綠化的主干草坪品種。“島礁的環境很差,干旱、重鹽堿、強日照。這就要求草種根系必須發達、吸收能力強,能盡快覆蓋。‘陽江狗牙根’剛好可以滿足這種要求。”劉建秀說,目前該草種已被應用于馬爾代夫國際機場改擴建工程等大型項目中。

                          此外,“陽江狗牙根”等耐鹽草種在我國東部重度鹽堿地上也得到了規模化應用。目前,劉建秀團隊與國內外20余家企事業單位展開密切合作,新品種在我國生態建設中得到大規模應用。

                          “草很堅韌,很樸實,也很聰明。它們有很多人們想象不到的適應環境的策略,這值得我們學習。我們要帶著一顆敬畏的心去研究它、 用好它。”劉建秀深情地凝望著身邊的一顆顆小草。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