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斌:征戰海外20余載 勇做“一帶一路”建設時代先鋒

                          2018-08-23 09:17:05 來源: 央視網 作者:
                          蔡斌,一帶一路,

                          引子

                          習近平總書記說,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

                          天還沒有亮,阿拉伯海風夾裹著淡淡潮濕,向北海岸陣陣襲來。也就是在5個小時前,卡西姆港燃煤電站經巴基斯坦中央購電局簽署的批準函,于2018年4月25日0時0分正式進入商業運行。

                          雖然,這里的高溫、高鹽、高濕氣候環境,曾讓他的鼻炎頻頻復發,因呼吸不暢而不時抬起雙臂。今天,呼吸似乎比往常輕松了許多,他沿著熟悉的路線,對滿負荷發電的廠區電站進行著“巡視”,腦海里又對它進行了一遍梳理,讓記憶安放的妥帖些。

                          蔡斌,中國電建海投公司副總經理兼巴基斯坦卡西姆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這座傲然屹立的現代化電站,是他和幾千名中巴兩國員工共同奮斗的成果。3年了,當夢想照進現實,中巴經濟走廊新添璀璨明珠一顆,他的身上又多了份歲月滄桑和風雨磨礪的痕跡,肩周炎隱隱作痛,高血壓長期服藥,天際線不斷后移,最后不得不剃了光頭,但他依然精神抖擻,步履鏗鏘。

                          阿拉伯海直通印度洋,站在這里就像是在和世界對話,這座電站將點亮一片可期的未來,如果沒有這座電建,該是另一番遜色。3年辛苦不尋常,艱苦卓絕終有時,終于到了交工的那一天。蔡斌,撫摸著光潔的清水混凝土立面,反復游走著每一個細節所呈現出的工匠之美,戀戀不舍,感慨良多,此心早已許電建,一肩風雨盡成詩。

                          三十載電建生涯,二十年海外漂泊。蔡斌主持建設10余個大型國際水利水電和火電工程項目,總裝機容量超1000萬千瓦,也是中國電力建設企業 “走出去”的踐行者和見證者。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算機緣,當仁不讓;論擔當,責無旁貸。他總是在關鍵時刻扛起了千鈞重擔,如同老黃牛般腳踏實地,埋頭耕地,又猶如海燕般翱翔在時代的風頭浪尖。跟他接觸過的所有的人,都曾被他“折騰”得不輕,但所有人又都在佩服他、心疼他:生來一副鐵肩,傾注滿腔熱血,人生當應如此,執意追尋光明。

                          (一)

                          湖北,中國中部,長江中游,舉世矚目的三峽工程坐落在這里,南水北調工程的起始點也在這里,星羅棋布的湖泊和交錯的河流編織成一派水鄉澤國風光,被譽為千湖之省。武漢,湖北省會,別稱“江城”,九省通衢, 長江、漢江交匯于此,江河縱橫、湖港交織,又稱千湖之市。

                          水,滋潤著這片土地,養育著這片土地上的人們。1964年,蔡斌就出生在這里。

                          蔡斌的父親是從朝鮮戰場下來,轉業到湖北水利廳的新中國第一代水電人。從2歲起,蔡斌便跟隨父母,轉戰丹江口、大渡河、330工程(葛洲壩),開始了“顛沛流離”的日子。高大的大壩和父親同樣高大的背影,成了蔡斌童年時光里難以抹去的記憶。

                          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子承父業成為最傳統的就業模式。1982年,蔡斌考取了長江水利水電,三年后,蔡斌懷揣著優秀畢業生的證書,沿著父輩走過的足跡,走向高山峽谷、大江大河,職業生涯起步的第一個十年,全部奮戰在最艱苦的施工一線。

                          四川二灘水電站,這座位于四川攀枝花市雅礱江畔的水電站,也是中國在二十世紀建成投產最大的電站,總裝機容量330萬千瓦,年發電量170億千瓦時,計劃動態投資330億元,其中向世界銀行貸款9.3億美元,這是世行成立以來對一單項工程最大的一筆貸款。

                          而按照世行貸款的規定,主體工程的建筑和主要設備的制造,均須用國際招標來確定承包商,工程建設上要全面推行菲迪克條款管理,即實行全新的業主責任制、招標承包制、工程監理制和合同管理制等等。

                          而承擔地下廠房施工的二標,是由德國的霍爾茲曼、霍克梯夫和中國的葛洲壩工程局3 家公司組成的聯營體中標。

                          這是一項足夠浩大的地下工程。在4年多的時間里,整個工程的開挖量將超過900萬立方以上,包括地下廠房、主變室、左右岸的導流洞和泄洪洞、6條引水洞以及電梯井、電纜協井,還有若干條交通洞。

                          在同樣龐大的施工組織框架下,洞挖部無疑是最核心部門之一,承擔著施工組織和工程管理工作。1991年,已經在葛洲壩工程局工作6年的蔡斌被派往二灘施工現場,擔任洞挖部洞挖科副科長,在地下30米,開啟一段不尋常的經歷。

                          蔡斌的搭檔,是德國霍爾茲曼公司工程師帕鉑羅·梅爾。“帕鉑羅,是標準的德國人,他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以及對職業的高度忠誠,深深的教育了我,影響著我。”每當談到這位20多年前的“洋老師”,蔡斌至今感念在心。

                          帕鉑羅·梅爾同樣對這個小自己8歲的中國小伙贊賞有加。“Mr. Cai,勤奮好學,嚴謹細致,跟我們德國人非常投緣,是我最得力的幫手。”

                          每天早7點入洞,晚上7點出洞,12小時滿負荷工作狀態。每天蔡斌和帕鉑羅·梅爾都要對于地下工程所有工作面細致排查,一個不漏,全部到位。下班前,每個工作面的詳細進展,全面準確無誤,填寫入《施工日志》,包括每個工作面布孔情況、爆破效果情況、實際用工情況、設備、耗材、進尺,這項心思縝密的工作至少需要1個多小時。

                          在行為心理學中,人們把一個人的新習慣或理念的形成并得以鞏固至少需要21天的現象,稱之為21天效應。這是說,一個人的動作、或想法,如果重復21天就會變成一個習慣性的動作或想法。

                          也就是在二灘的3年多時間里,蔡斌養成諸多受用終身的工作習慣、學習態度和先進理念,樹立起兢兢業業、追求完美,要做就做最好的職業操守。

                          現在,人們走進蔡斌的辦公室,不論環境如何惡劣,工作多么繁忙,室內總是一塵不染,辦公桌上永遠井井有條,這全是蔡斌一人打掃收拾。

                          “每天至少提前一小時到達辦公室,可以靜下心來處理文件,同時可以獲取信息,深入思考,明確重點,等到上班時間,各種匯報、請示、安排等工作接踵而至,一天的工作可以有序開展,忙而不亂。”

                          就是在二灘,蔡斌練就確定了自己的英語水平,實現英語無障礙交流,可以用英語書寫技術方案和商務文件。即便是這樣,二十多年來,蔡斌每天聽CNN、BBC,做到了拳不離手,曲不離口。用他的話說,不學習,不讀書,不及時獲取新的信息,很快就被這個時代所淘汰。

                          更為關鍵的是,在二灘和帕鉑羅·梅爾等外國專家的合作,讓蔡斌和中國的水電建設者們,第一次獲得歐洲發達國家,在水電站土木工程管理先進的經驗,特別是其管理理念和思路。這個被譽為國內的首個“國際項目”,使得中國水電行業施工水平、裝備水平,從小米加步槍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對后續的小浪底、三峽工程起到重要的承上啟下示范引領作用。

                          地下鼴鼠般的工作,雖然是披星戴月,兩頭看不到太陽,但蔡斌的職業前景已經被照亮。

                          前景是光明,道路往往充滿曲折和坎坷。就如同中國企業跨出國門一樣,現在可以說是萬噸級巨輪乘風破浪,但剛開始時,只能算是舢板小船,迎接海上風雨的洗禮。

                          1996年,尼泊爾齊來米水電站,裝機4萬千瓦,機組雖小,卻意義重大,這是中國水電企業第一個海外EPC項目。從最初歐美國家企業的分包商,再到國家窗口公司的分包商,一步跨到EPC承包商,很多人對此一臉茫然,國際市場經驗幾乎為零,“交學費”也就再所難免。

                          “從投資方的角度來說,作為業主方,概算成本管控好,投資收益也非常好,但對于我們EPC總承包來說,卻是差強人意,交了巨大的學費。”二十多年后,對于蔡斌來說,當初這個項目給他帶來的震撼和沖擊依然是巨大的。

                          這種記憶,就如同少年青春時期的第一次苦戀一般刻骨銘心,但他相信:推開了一扇不曾開啟的窗欞,在風雨過后,看到必然是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

                          是的,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輕視中國人的勤奮和努力,學習與趕超的能力讓所有人驚嘆。

                          短短4年后,蔡斌接手負責敘利亞迪什林電站項目,大施拳腳,一展抱負,2003年初便順利實現投產發電,整個工程的形象進度和合同經濟指標均為優良。

                          雖然,現在的敘利亞國內戰火紛飛,滿目瘡痍,但當初由蔡斌負責主持建設的迪什林水電站6臺機組中的2臺機組,仍然在戰火中正常運轉,堅持發電,支撐著敘利亞北部的電力供應。

                          對于已在海外闖出名堂、小試牛刀的蔡斌來說,更廣闊的世界等待著他去點亮。

                          馬來西亞,世界第三大島加里曼丹的巴雷河上,建設的是一座擁有205米高的世界第二面板堆石壩,總庫容比三峽工程還多47億立方米,被譽為馬來西亞的“三峽工程”。

                          電站由馬來西亞本土公司Sime Darby和中國水電組成的聯合體作為EPC總承包,聘用了加拿大公司負責管理全面施工。然而,兩年多過去,嚴重滯后的工期,證明這項管理模式是失敗的。

                          一味迷信歐美西方企業,嚴重缺乏大型水電工程的施工與管理經驗的馬方,不得不調整思路。由時任中國水電集團總經理郭建堂組織了一個新團隊,蔡斌火線加盟中國水電,作為中堅力量,進駐接管項目建設,半年時間內徹底扭轉了工程延誤的趨勢。

                          歷史往往就是這樣創造,深耕細作海外十幾年的中國水電,終于等來了厚積薄發的時刻,在巴貢水電站,檢驗出中國水電“走出去”的十足成色。

                          作為土建總承包商主要負責人的蔡斌,一馬當先,沖鋒在前,工期最緊張的時候,親自帶著工人爬邊坡,抬設備,渴了喝溪水,餓了啃面包,硬是創造了月開挖土石方208萬方,并以連續11個月開挖強度超過150萬立方米的速度,寫入了中國企業第12批新紀錄。

                          在巴貢,中國水電的施工技術也得到了突飛猛進,捧起了我國工程建設質量最高榮譽——第一個海外工程金質獎。

                          巴貢水電站無疑將成為中國水電“走出去”的典范之作載入史冊,中國水電從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到揚帆出海,前后不過20年。

                          當被問及被譽為“小聯合國”的巴貢水電站,與曾經同樣被譽為“小聯合國”的四川二灘,到底有什么區別時,蔡斌不無感慨地說:“區別就在于以前我們完全是當學生,但現在我們有了底氣和實力,可以同臺競技,各顯神通了……”

                          2010年10月13日上午9時30分,馬來西亞巴貢水電站項目下閘蓄水,順利完成重要節點,美麗的婆羅洲島熱帶雨林里即將呈現“高峽出平湖”的壯觀景象。

                          (二)

                          這是一條多彩的水系。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相信,唐古拉山北麓的群山都是圣山,這里淌出的水最終被稱為瀾滄江-湄公河。這條全長4909公里的河流,是世界第六大河流,也是亞洲最重要的跨國水系,大河流經的地域范圍,串聯起中國、緬甸、泰國、老撾、柬埔寨和越南六個國家。

                          老撾,中南半島北部唯一的內陸國家,卻蘊藏著湄公河70%的電能儲備,全國200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0余條。同飲一江水,共唱友誼歌,使得老撾成為中國水電企業最早涉足的海外市場之一。

                          2008年,在老撾北部瑯勃拉邦省普坤縣境內的大山深處,一座名叫南俄5的水電站開工建設。

                          雖地處深山,卻影響深遠。因為,這是水電建設集團第一個以BOT方式在境外承建并開發的水電站項目,也是中國企業在境外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以BOT方式開發的水電站項目,這標志著中國水電繼競爭性投標、出口信貸之后,在實施國際化戰略方面又邁出了一大步,是中國水電落實國家“走出去”戰略的又一次全新嘗試。這個項目的成敗,直接也將影響著中國水電今后在老撾市場的開拓。

                          然而,老撾北部川壙高原的高山叢林,惡劣環境,卻給了這群開拓者以下馬威。

                          2010年5月,中國水電國際公司領導一聲令下,蔡斌緊急馳援南俄5。

                          現場狀況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工程進度緩慢、嚴重拖期,按期蓄水發電既定目標,留給蔡斌和項目職工的時間只有不到兩年了。

                          蔡斌心急如焚,那雙常常因為熬夜而泛著血絲的眼睛,已無暇顧及老撾的秀美景色,旖旎風光。

                          通過一周多的現場調研,蔡斌很快得出了結論,把工期搶回來,關鍵在于增強現場施工力量。很快,相關調整方案,上報總部,得到領導同意。

                          首先,是理順合同關系,按照各單位實力狀況,對引水隧洞等施工合同任務和工作面重新進行了調整劃分,一大批新鮮血液補充上來;

                          其次,強化工程局直管項目的現場管控體系,提高現場管理效能,進一步明確可行的關鍵路線和重要節點;

                          當然,還要做好“糧草供應”,加強項目現場的人力設備資金配置力度,短短半個月,為項目爭取到了3000萬資金,保證項目有米下鍋。

                          三板斧下去,剩下的就是撲下身子苦干了。

                          引水隧道地質條件惡劣,坍塌滲水嚴重,是制約工程進度的關鍵,蔡斌踏著齊踝深的泥濘,深入到掌子面摸清情況,通宵達旦與參建單位一起剖析問題癥結,制定了“短進尺、強支撐、勤觀測”的施工方案,大大推進了施工進度。

                          現任南俄5發電公司安全環保主任的王紅,現在還清晰的記得在機電安裝的最后關鍵期,蔡總白天忙著外圍協調,等到國內總部和老撾政府部門都下班了,他又跑到20米下的地下廠房,每天晚陪著大家奮戰到凌晨。

                          “能和一線員工共甘共苦,這樣的領導那里去找?你說大家伙干活能沒勁嗎?” 王紅感慨地說。

                          上天不負苦心之人。2012年12月2日,南俄5進入商業運行期,比原計劃提前了整整一個月。

                          但此時蔡斌的心里卻一點都不輕松,因為幾乎是在他把南俄5的擔子扛在左肩的同時,牽頭負責老撾南歐江的任務則壓在了他的右肩上。

                          南歐江,作為湄公河左岸老撾境內最大的一條支流,南歐江流域面積25634平方公里,河道全長475千米,天然落差約430米,水能指標優良,且位于老撾人口相對密集、發展速度較快、電力供應緊缺的北部,是老撾政府極力推進開發的水能資源基地之一。

                          早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俄羅斯、挪威等國家的咨詢公司,以及中國的多家咨詢公司,就南歐江水能開發先后提出過諸多規劃方案,但這些方案大多基于形成高壩、大庫進行規劃,對老撾的國情、民情和國民經濟現狀及發展考慮尚不充分,始終未獲老撾政府的批準。

                          規劃設計出一套讓老撾政府和民眾“眼前一亮”的方案,則成為能否拿著這一項目的關鍵。

                          2010年至2011年,整整兩年的時間,除了抓南俄5工期,蔡斌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南歐江開發方案的規劃設計中去。

                          負責整個流域規劃勘察設計交工作的是昆明院,作為在東南亞從事水電勘測設計經驗最豐富的設計院,剛出的設計方案卻并沒有讓蔡斌滿意。

                          “蔡總對設計方案的嚴苛超乎尋常,我們甚至一度懷疑還能不能設計出蔡總所要求的那種完美的電站。”昆明院牽頭負責南歐江項目設計的副院長鄒麗春說。

                          標準不能降低,要做就做最好,這是蔡斌幾十年養成的職業素養。工程萬要,設計為先,要爭取到中資企業首個獲得境外全流域開發權的項目,蔡斌要求拿出的方案,必須做到最佳最優,一擊即中。

                          就這樣,蔡斌成了昆明院的“榮譽員工”,常常一待就是半個月,和設計人員一研究討論,加班加點,從前期規劃、可行性研究、水電站初步設計,再到詳細設計、技術經濟比較,為他專設的辦公室里燈光,一亮就到凌晨。

                          “一庫七級”,這是歷經四次推翻,最后優化形成的設計方案。一座水庫,七級電站,這將使全流域效益將凸顯,發揮流域性梯級電站聯動調節作用,以最少的移民搬遷,最少的耕地、林地淹沒損失,最小的環境影響,取得最大的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等綜合效益,實現可持續發展。

                          該方案規劃的全梯級電站總裝機容量1282兆瓦,多年平均發電量約52億度電,總投資約28億美元。分兩期開發,一期先開發二級、五級和六級電站,其余電站作為二期建設開發。

                          此方案一舉贏得了老撾政府的認可!中國電建成功獲得了整條南歐江流域的開發權。這是迄今為止老撾政府授權外國公司在其境內開發整條河流水能資源的首例,在老撾也可能是最后一例。

                          因為,隨著老撾社會進步、國家經濟及技術實力不斷增強,外國公司在老撾獲得單個水電站的開發權已經很難,獲得整條江河的開發權幾成絕唱。

                          在2011年和2012年,當蔡斌老撾北部的大山里,投身南俄5和南歐江的開發建設中時間,中國電力體制改革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開啟了新的航程。

                          2011年9月28日,對于整個建筑圈來說注定是個不平凡的日子。這一天,經國務院批準,在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公司、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公司和國家電網公司、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所屬的14個省(市、區)電力勘測設計、工程、裝備制造企業基礎上組建成立了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而僅僅一年之后,剛成立的中國電建便使出了重磅一錘。將工程承包與海外投資業務拆分,由傳統的施工承包模式轉型升,開辟引入新的商業模式,成立了專業從事海外融投資業務管理的中國電建集團海外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建海投公司)。

                          累計在國外常駐超過13年,足跡遍及70多個國家,有著豐富國際承包與海外投融資管理經驗的盛玉明,率領電建海投公司出塢下海。

                          百瑞待舉,招兵買馬是第一位的,由盛玉明慧眼相中的蔡斌等十幾名業內精英,提交到集團領導的辦公室桌上。

                          已成雛形的老撾南歐江梯級電站項目,由新成立的電建海投公司開發總負責,蔡斌擔任該項目公司總經理。

                          對于搞了十幾年海外施工的蔡斌來說,南歐江梯級電站項目是他第一次全過程參與海外投資項目開發建設。“風險管控永遠第一位的”,這句話在電建海投公司一成立時,便被董事長盛玉明收進了海投語錄,也被蔡斌奉為圭臬。

                          老撾社會安定,民風淳樸,在蔡斌看來最大的風險不是來自外部,而是工程自身的施工風險。

                          2012年10月,南歐江一期二、五、六級三個電站同時開工建設,點多面廣,戰線拉長,電站類型各異,壩型不同,再加上山高林密,這些都給施工帶來了巨大難度。

                          當然,蔡斌也有自己的底氣和自信,這底氣和自信來自身后的中國電建,以及它全產業鏈一體化的獨特優勢。

                          因為,中國電建將旗下最優秀的資源配置到了南歐江,項目勘察、設計、施工、監理、制造、運營等參建單位均為電建集團的骨干企業,各參建企業充分發揮各自的技術、管理和建設優勢,以實現強強聯合,打好南歐江開發建設之戰。一時間,各路諸侯南歐江畔擺戰場,盔明甲亮,兵強馬壯。

                          2013年,是南歐江一期施工全面展開的一年,也是蔡斌壓力最大一年。

                          也就是在這一年的秋天,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亞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即“一帶一路”倡議。

                          綿亙萬里,延續千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正激蕩著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愿景轉變為現實。

                          老撾是“一帶一路”重要沿線國家,南歐江梯級電站是首個中資企業在境外獲得的全流域開發項目,全部投產發電后將占到老撾全國電量的三分之一,也是老撾國家能源戰略關鍵項目,意義不言而喻。

                          整個2013年,蔡斌除了在萬象處理一些事務性工作外,大部分時間采取“走動式管理”在三個電站間奔波,隨時到各梯級電站檢查、督導,累了就在車上瞇會兒,困了就來上一杯老撾咖啡。

                          這時,串聯起三個電站的大多還是山路,走完南歐江流域一期項目的3個電站,就要穿過老撾2省6縣,往返900公里。

                          5月8號這一天,蔡斌按照慣例在車上接到六級電站監測單位發來的一份監測報告,職業的敏感讓他發現,電站邊坡及隧洞的位移數據中的硬力曲線發生了圖變。他隨即給監測和監理單位打去電話,要求5月9日,要第一時間把監測報道發到自己的手機里。

                          然而,9日一早的曲線數據顯示硬力突變依舊存在,隨即要求他們把24小時監測的提高到每12小時監測一次。

                          5月10日,發現硬力數據還是居高不下,蔡斌又要求監測頻率提高到每6小時檢測一次。

                          面對三天的數據,蔡斌陷入了沉思,似乎預感到有事要發生:絕不能抱有僥幸心理,必須到現場實地查看。

                          10日下午,蔡斌冒雨連夜驅車從瑯勃拉邦趕往6級電站現場。在隨后兩天的時間里,他把監測頻率提高到每2小時監測一次,站著泥漿雨水,看著不時上報的數據,蔡斌的腦海里在不停地復盤驗算著……。

                          5月13日上午10點鐘,蔡斌果斷下令整個隧道里施工的所有施工人員和設備必須立即全部撤離!

                          也就在當天下午5點05分,6號導流洞出口處發生大面積滑坡,幾萬方泥土裹挾著巨石蜂擁而來,一時聲響震天,地動山搖,

                          由于撤離及時,沒有造成傷亡一個人和一臺重型機器,唯一的損失就是遺漏在現場的一臺潛水泵。

                          蔡斌就站在對面,此刻的他感慨萬千。如果沒有及時趕到現場,果斷做出撤離的決定,在下面施工的40多名中國人和100多名老撾越南勞工將身處險境,結果不堪設想。

                          而當時的電建海投公司剛剛成立不足一年……

                          作為一名合格的項目管理者,做什么事都要全身心投入,一定要把自己管控的每一個環節,每個重要部位,當需要你一竿子插到底的時候,必須插到底,一定要深入一線,而不是在辦公室里聽取匯報、遙控指揮。

                          也是在這一年,老撾的雨季來的特別早、特別大。中國南海形成的臺風,與云南來的冷空氣一相逢,便會生發出暴雨無數,且老撾的河流短,支流多,洪峰來的突然、生猛且疊加,短時間內具有巨大的破壞性。

                          當時,正處于建設期的南歐江電站,對整個流域的水情監測系統還沒有真正投用,大量的水情測報系統還只是臨時的,而不是整個全流域的,這對于整個建設期的風險是特別的大。

                          從7月20日開始,南歐江流域迎來新一輪暴雨,22日晚的上暴雨下的都看不到人影。蔡斌無法入睡,腦海里如同窗外的瓢潑大雨般風雨飄搖。

                          “只有不斷的去思考,去思索一件事,才有可能悟出其中的暗示。”多年后,蔡斌在回憶那個大雨傾盆、難以入睡的夜晚時,發出這樣的感嘆。

                          蔡斌喊起已經睡下的司機,連夜驅車趕往5級電站。當23號一早,蔡斌踩著泥水出現在現場時,讓很多同志都吃了一驚。

                          蔡斌馬上把施工單位、監理和發電公司人員聚集到現場,詢問現場人員,縱向圍堰目前的高程是多少,洪峰的流量又是多少。當得知洪水已達到5000個流量時,他要求現場人員必須在7個小時內把整個縱向圍堰加高1.5米,并對橫向圍堰進行加高、加寬、加固。

                          滔滔洪水,奔涌而來,水流紊亂所產生的巨大力量,拍打著縱向圍堰和橫向圍堰的交匯處,人站在上面,明顯感覺到大地在顫動。10個小時候后,新一輪洪峰洶涌而來,站在已經加高的縱向圍堰上,洪峰只是差了不到50公分。

                          事后有人問及蔡斌,為何能及時準確的研判出這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時,他總結到:職業素養要靠日積月累,同時敬業的精神,全身心的投入,是做成任何事情的基本條件。

                          此言,一語中的。

                          (三)

                          占芭花開,4月里的瑯勃拉邦,是一年里最美麗的季節。2015年4月,經過近3年的苦戰,南歐江流域一期工程已經進入最后的設備安裝和調試階段,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蔡斌已經開始籌劃建設轉入運維的工作了。

                          這一年,蔡斌已經51歲了。老話說,50不惑,一生東奔西走,四處漂泊,從未在一個地方安穩的待過,對于傾注了太多心血的南歐江梯級電站,蔡斌對未來充滿著些許期待。

                          4月16日傍晚時分,蔡斌的電話響起,是盛玉明董事長打來的電話:“蔡斌呀,你明天到曼谷跟我匯合,一起到巴基斯坦,由你來接管卡西姆電站項目。”

                          三年后,當蔡斌再次回憶起那個場景時,仍然不禁感慨。“當時,正全身心投入準備南歐江發電事宜時,接到盛總的電話,我一時驚愕地說不出話拉來。隔行如隔山,搞了一輩子水電,陡然轉行干火電,毫無征兆的重大轉折讓我有點懵。”

                          是的,卡西姆是一個燃煤火電站。雖然對這個電站早有耳聞,但在這之前,每當海投領導提到卡西姆電站,蔡斌從不搭腔。畢竟自己從事水電30年了,再怎么著,這個項目也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然而,命運就這樣給蔡斌開了一個玩笑。

                          命運的玩笑,實則是人生的考驗。工作至今,每一個項目、每一個國別,多少艱難險阻,多少挫折磨礪,再苦、再難,不都挺過來了嗎?!

                          此刻,蔡斌握緊手機向盛玉明表態:不論我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各種各樣的困難,各種各樣的想法,首先我會服從組織的各種安排,這是我作為一名黨員干部的應有素質和擔當。

                          巴基斯坦,這個與中國結成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經濟快速增長的發展中國家,中國人常稱之為“巴鐵兄弟”。然而,這個有近兩億人口的大國,基礎設施卻非常落后,特別是電力能源供應嚴重短缺,全國日平均電力缺口約為400萬千瓦。

                          相對于水資源并不充足的巴基斯坦來說,開發火電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已打造出“懂水熟電,擅規劃設計,長施工建造,能投資運營”獨特優勢的中國電建,為其量身定做了“遠景2025”能源規劃,提出通過增加風電、燃煤電站等電力供應,改善巴基斯坦目前單一電力來源現狀,具有可靠的操作性,符合巴基斯坦現狀要求,贏得巴政府高度認可。

                          這對于提出“打造電建集團重要四大平臺、布局全球8+10+12國別市場、建設6種核心能力、實現1221發展目標”,實施“水火并進”開發策略的電建海投公司來說,機遇再次來臨。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卡西姆港,一座位于阿拉伯海的港口,是巴基斯坦第二大第二繁忙的港口,位于印度河的舊航道上,中國電建瞅準了這是塊建設火電站的好地方,將成為巴基斯坦南部的一個火電基地,直接接入500千伏主網,送至中北部地區消納,滿足中北部地區的電力需求。

                          蔡斌常說,一個人,不論他能力大小,水平高低,一定會被他所處的時代和國家烙上深深的烙印。

                          中國企業“走出去”方興未艾,“一帶一路”倡議舉世矚目,壯闊東方潮,雄心向大海。

                          匆忙的腳步,預示著一個偉大時刻的降臨,一個偉大工程的開啟。

                          4月17日,蔡斌趕到曼谷和盛玉明會合后,于當天趕往伊斯蘭堡,18日跟中國電建董事長晏志勇和國際公司領導會合。

                          4月20日,在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時任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的見證下,卡西姆港燃煤電站《購電協議》和《實施協議》正式簽署。

                          在隨后召開的項目動員會上,中國電建董事長晏志勇明確提出,卡西姆港燃煤電站由蔡斌來掛帥。

                          這是一座怎樣的電站項目呢?從意義看,這是“中巴經濟走廊”首個落地大型能源項目;從模式看,中國電建與卡塔爾王室AMC公司按照股比51%:49%比例共同投資建設,作為混合所有制經濟體制項目,開創了國有企業海外投資項目新模式;從裝機看,2臺66萬千瓦的裝機,年均發電量約90億,可滿足400萬巴基斯坦家庭用電需求;從投資看,總投資約20.85億美元,是中國電建最大的海外投資項目。

                          1996年,蔡斌的第一次出國便是巴基斯坦。19年后的2015年,蔡斌又重新回到了這個國家,從水電正式進入火電,迎來了職業生涯一場最為重要的“高考”。

                          過一地即覽一地之人情,經一方則睹一方之勝概。國內如此,國外更是如此。

                          對于每一個電建人來說,換工地再正常不過,這就需要你要有著較強的適應能力。氣候環境的不同,身體能去克服,很快去適應。但人的不同,理念的不同,體制的不同,這是最大的不同。不同的國別,面臨的困難和問題各不相同。

                          如果說在老撾70%精力用在工程建設,30%的精力是在和政府協調;但在巴基斯坦,50%的精力需要關注外部協調,50%精力放在電站建設。

                          超乎想象的非傳統安全形勢,異常復雜的政治和投資環境,等待蔡斌的必然是一場“遭遇戰”。

                          4月23日,蔡斌帶著兩名同事,從伊斯蘭堡飛往卡拉奇。

                          站在一片荒無人煙的海灘上,對面的阿拉伯海,卻就如同一座大山迎面壓過來。不到3年的時間里,要在這里建設一座現代化的電站,這壓力的分量足夠大!

                          此時蔡斌腦海里苦苦思索的,并非是由水電到火電的轉行,而是電建海投公司上下,時刻緊繃的還是那兩個字:風險!

                          對于“走出去”的中國企業來說,風險管控永遠是第一位的,中國企業海外項目折戟沉沙的案例不在少數。尤其是巴基斯坦黨派林立,盤根錯節,利益糾葛,錯綜復雜,再加上當地政府從未經歷過這么大的項目,辦理經驗不足,還有模糊不清的法律條文,導致在國內簡單的事情,在這里變得異常復雜。

                          在蔡斌和團隊制定的項目負面清單里,200多項風險管控項目需要他們去逐一破解消除。

                          或許到過巴基斯坦的中國人,首先都會感到一種壓力,那就是生命安全的壓力。尤其對于第一來巴基斯坦的建設者們來說,這種壓力甚至是窒息的。

                          一下飛機,伴隨著滾滾熱浪而來的是荷槍實彈的軍警,一路把你護送到卡西姆港,直到項目公司的大門的緩緩關閉,緊張的神經才得以緩解。

                          然而,在項目初期的卡西姆項目工地,卻沒有一點安保力量。前5個月,蔡斌和他的團隊不得不住在一個招待所里,所謂的圍墻不過是纖細的鐵絲網組成。蔡斌只能安排人把招待所的樓梯和走廊焊上鋼筋網,以求心理安慰,那段時間,蔡斌沒有好好睡過一個囫圇覺。

                          為了從根本上創造一個安全的施工環境,蔡斌開始奔波于巴基斯坦總理府、計劃發展部、國家基礎設施委員會、國防部以及信德省警察局,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和國家能源局領導也先后多次出面協調,安保力量才開始逐步得到增強。

                          目前,卡西姆的安保力量達到了600多人,配備有特種兵、陸軍和一大批的警察保安。

                          除了人防以外,項目公司加快了物防、技防的投入和進度。80公頃的土地上,先后在西、北、東三面全建起了5米高的圍墻,上面有鐵絲網,每250米一個碉樓,并布置了機槍和探照燈。圍墻的探頭以及大門、破胎器防撞墻采用的都是世界最好的,可實現360度的全方位24小監控設備。

                          電站只預留有兩個出口,圍墻外是30米寬、5米深的壕溝,南邊便是一望無垠的阿拉伯海了。所有這些安保措施在項目開工的2015年底,即全部建成投入使用。

                          很扎實,也很幸運,項目公司至今沒有發生過一起安保事件。

                          “我們的每一位員工,都要平平安安的來,平平安安的回。”這是蔡斌對每名建設者的承諾,也是對中國電建和祖國的莊嚴承諾。

                          安保工作只是為施工創造了條件之一,其他條件還遠遠沒有達到。

                          “三通一平”是國內項目在正式施工前的基本條件,蔡斌和他的團隊卻不得不自力更生,白手起家。沒有施工電源,只能用柴油機一度一度去發,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因為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的利益博弈,輸水管道已鋪設到了主管道不到1.5米的地方再也無法前進,項目建設至今沒有施工水源。

                          項目建設用水高峰期,二三十輛拉水,滿足3500中國員工和3000多名巴基斯坦員工,以及建設施工用水,直到電站海水淡化系統投用后,這種情況才得到緩解。

                          同時,合同是相關各方利益訴求的根本載體和實現途徑。多少個不眠之夜,千百場磋商會談,無數次論證分析,尋找著巴基斯坦政府、信德省政府、卡塔爾股東方、貸款銀行、保險公司以及稅務、海關等相關方的訴求交集點,先后簽訂了逾百項各類協議、合同文件,履約率達100%。

                          但留給中國建設者的時間卻只有兩年半。這對于2×660MW的燃煤電站來說,即便是放在國內,也是相當緊張,更何況在巴基斯坦環境、物質乃至安保形勢都如此貧乏和嚴峻的地方。

                          根據水電與火電的特性和共性,蔡斌既借鑒經驗又摒棄桎梏,以電建集團內設計、監理、施工、裝備、運行等優勢力量,從全產業鏈的整體協調推進,從設計、采購到施工建造一齊發力。

                          為加強項目設計和設備采購管控,專門成立了EP中心,狠抓源頭管理,優化設計和全過程精細控制,打破了常規建設工序,為項目不斷提速。1號、2號鍋爐基礎和設備基礎先后實現了整體一次性出零米的目標,比國內常規施工工期提前了兩個多月

                          圍墻內的施工如火如荼,圍墻外更嚴峻的考驗又接踵而至。

                          眾所周知,電廠發電后,要通過輸出線路把電輸送出去。然而,本由巴基斯坦國家電力公司承擔的卡西姆電站的兩條500KV輸變電線路的建設任務,卻嚴重滯后,按照進度要求,按期竣工幾無可能。這就意味著,即便卡西姆電站按期或提前竣工,那么發出的電,也無法傳輸出去,電站也只能曬太陽。

                          工程建設日新月異,輸電線路卻慢如蝸牛。這成為工程后期,最讓蔡斌焦心的大BUG。

                          怎么辦?!客觀因素、外在原因,是否能夠成為影響發電的理由?!卡西姆工程的重要意義無需累述,蔡斌代表的是電建海投公司,電建海投公司代表的中國電建,而中國電建代表的是中國企業和中國人民!

                          為確保輸電線路按期完成,那段時間,蔡斌用“上躥下跳”來形容。

                          拜訪時任總理謝里夫,發改委有關領導也持續推動,巴基斯坦國家電網的三任總經理,因為施工進度達不到要求而“讓賢”,卡西姆電站全力幫助巴國家電力公司梳理工程流程和進度,提供技術支持和拉線設備,全力以赴支持巴國家電力公司進行送出線路施工建設,

                          終于在2017年11月1日,500KV送去線路全部完成,并順利完成廠用電倒送電;而就在9天后,這條線路開始為巴基斯坦的千家萬戶送去光明。

                          真險!

                          2017年11月10日,第一臺機組發電,提前了50天,2018年1月15日,第二臺發電,提前了74天,2018年4月25日正式進入COD,比政府約定的時間提前了67天。

                          整個電站不論是質量、進度,還是安全,即便是放在國內也是絕對優秀的,投資成本不會突破既定的投資概算,環境指標符合世界銀行要求。這里也將成為巴基斯坦電網的骨干電站,為400萬家庭送去清潔能源,解決數千就業崗位,創造豐厚的稅收來源……

                          “從喜馬拉雅到阿拉伯海,數千名中國工人在建設一條戰略走廊。這條走廊已經創造了至少30萬個就業崗位,而這不過是開始。”法國《費加羅報》曾發文如此描述“一帶一路”倡議下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

                          “如果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撬起整個地球。”阿基米德的這句名言,為高高矗立在阿拉伯海北海岸的卡西姆港燃煤電站做了最好詮釋。

                          (四)

                          2017年11月29日,阿拉伯海北海岸的巴基斯坦卡西姆港,彩旗招展,嘉賓云集,人們聚集在中巴卡三國的國旗下,相會在一座巍峨的電站前,共同慶祝“中巴經濟走廊”首個落地大型能源項目——卡西姆港燃煤電站1號機組的投產發電。

                          這一天,巴基斯坦國家總理阿巴西,卡塔爾王子賈西姆,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姚敬,集團公司董事長晏志勇共同觸摸啟動水晶球,點亮“中巴友誼”的電建之光。

                          為了這場發電儀式,卡西姆安保專責法扎勒?拉希姆已經忙活了2個多月。

                          三年前,曾在中國留學,熱愛中國文化的法扎勒?拉希姆,經人介紹來到卡西姆應聘,面試他的就是蔡斌。

                          “首先是暖心。到了項目公司上班后,我才發現條件有這么好,公司為巴籍員工單獨安排了宿舍,配備了空調、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和熱水器等生活家電用品,并在現場增設祈禱休息室。每到開齋節、古爾邦節等傳統節日,公司還會特意安排巴籍員工休假,照常支付工資,并發放過節費用。” 法扎勒?拉希姆說到這,喜形于色。

                          相對于生活上的關心,公司為其提供的發展機遇和平臺,直接改變了法扎勒?拉希姆的人生軌跡。

                          相對于中國人的勤奮,外籍員工存在的一個最大通病便是懶散。而法扎勒?拉希姆把“有這么好的條件和平臺,我沒有理由不好好工作。”作為信條,這一點蔡斌尤其看重。

                          從普通翻譯,到外事幫辦,再到安保專責,兩年的時間里,法扎勒?拉希姆3變其崗,3次加薪,成為了當地的“金領”,被評為“海投之星”,今年3月,還和來自老撾、印尼、柬埔寨、尼泊爾等5名優秀外籍員工來到北京,出席年會,接受表彰。

                          “蔡總對我影響最大。他的敬業精神、工作態度、處事原則,顛覆了我的人生觀。”在卡西姆,不僅僅有法扎勒?拉希姆,還有 洋廚子卡拉布、老司機侯賽因、學霸穆巴沙,很多人都在這里實現著華麗轉身,成就了勵志人生。

                          海外項目屬地化管理和本土化經營往往是人們關注的焦點,致力于中外多元文化融合的積極推動者,這是電建海投公司提出的企業發展定位之一,本土化戰略打造發展共同體,履行社會責任塑造央企品牌,加強文化融合講好中國故事,這是增進友誼互信,消除誤解的有效手段。

                          不可否認的是,隨著中國經濟發展,中國企業不斷走出去投資開發,國際很多對中國抱有固定認識的人士和國際組織,往往帶著“有色眼鏡”,持有不同態度,尤其是看待中企海外投資、特別是資源類項目時,往往以批判性面目出現居多;而往往中國企業也不愿意與國際組織保持順暢溝通,導致本來就站位不同的雙方矛盾更為激化。

                          但在蔡斌看來,對國際組織遮遮掩掩,不利于中國企業的形象,應該以開放的態度面對國際組織,用事實來說話,讓數據來佐證。

                          因此,但美國、泰國等過的國際河流組織成員先后多次來到南歐江項目考察調研時,蔡斌總是敞開胸懷表示歡迎,通過座談和實地調研,國際河流組織的代表不僅更加全面和客觀的了解了實際情況,也更為直觀和真切的感受了水庫內環境、生態以及移民安置的實際效果,庫區水質保持、兩岸植被保護、移民生活條件改善等均實現了預期目標,河流組織則對此給予了認可和積極的肯定。

                          在卡西姆,距離卡西姆港燃煤電站不遠的海域上,有一片全世界面積最大的干旱型紅樹林。為了保護好這片紅樹林,項目公司嚴格按照國際環保標準及巴基斯坦環境保護標準的要求,制定了紅樹林移植標準,確定了移植地塊坐標,方案最終贏得了信德省環保局和卡西姆港務局的高度認可。

                          卡西姆港電站采用中國自主設計制造的超臨界機組,同傳統燃油發電機組相比,超臨界燃煤發電機組發電效率更高,對環境更加友好,并且電站利用海水二次循環冷卻和海水淡化補水,采用石灰石—石膏濕法脫硫工藝,達到了當地和世界銀行的環保標準,可以說是“超潔凈發電”,為當地留住了藍天碧水。

                          心底無私天地寬。同中國技術、中國標準走出去的,還中國文化和中國溫度。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絕不是新殖民主義,發展路上,攜手同行,幸福生活,共同打造,中國電建人走到哪里,就把光明、溫暖和富足帶到那里,中國電建人的夢想,早已跟世界人民的夢想緊緊聯系在一起。

                          在蔡斌看來,在卡西姆,不論是中方員工,還是外籍員工,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只要你是可塑之材,他就甘做年輕人的引路人、墊腳石。

                          為了加強與巴基斯坦政府的聯系,更好的開展商務活動,卡西姆項目公司在首都伊斯蘭堡設置了辦公室(伊堡辦)團隊,而這個團隊的平均年齡只有28歲,負責人何時有1984年出生。把天天跟巴基斯坦政府、中國駐巴使領館這樣重量級打交道的工作,交給一幫80后、90后小年輕去完成,蔡斌自有他的道理。

                          “電建海投的青年員工,都是國內外知名高校的畢業生,能加入海投這個團隊,本身就明說了他們的能力。只要給他們以平臺和空間,假以時日,會讓我們刮目相看。”

                          顯然,這幫小年輕沒有讓蔡總失望。

                          三年的時間,從環境批復到施工供電,從安保配備到勞務準入,從項目融資到風險管控,一幫小伙子們把“十八班武藝”,舞得是陣陣生風,人人是骨干,個個挑大梁,成為項目前期的“攻堅者”, 項目建設的“清障者”,青春夢想的“挑戰者”。從這里走出了中央企業青年崗位能手,中國電建“十大杰出青年”,走出了四名“海投之星”。

                          肖欣是最早加入伊堡辦的成員之一,今年28歲的他,已經成長為伊堡辦的副主任。“蔡總每次來伊斯蘭堡,再忙再累也會組織我們一幫小年輕,一起坐一坐,一起聊一聊。他經常教導我們,既要在自己的專業中游刃有余,又要在其他管理事務中獨當一面,特別是要鍛煉自己的大局意識、風險意識和前瞻意識。而在卡西姆項目,在伊堡辦這個平臺,這些我都得到了。”

                          蔡斌又何嘗不是?常年海外漂泊,看到青年員工,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從心里想好好的帶一下他們,少走一些彎路,進步能再快一些。

                          蔡斌常說,企業之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要打造海外投資的,就必須淬煉出一支國際化隊伍。

                          “習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說,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我們投身‘一帶一路’建設,從事海外投資事業,需要的就是要有一支專業化高水準的人才隊伍。他們是公司的未來,也是公司的希望。”

                          卡拉奇距北京5000多公里,和國內有3個小時的時差。黨的十九大召開當天,蔡斌和項目上的黨員干部凌晨6點便聚到了會議室,全程收看十九大報告。

                          而在這之前的2016年5月,中國電建首個海外聯合黨工委在卡西姆宣告成立,涵蓋投資、設計、監理、施工、運營等9家集團系統參建單位,蔡斌任聯合黨工委書記。

                          對于“走出去”的央企來說,海外黨建是一個新課題,大洋彼岸,遠隔萬里,如何扎實推進黨的建設?基于全產業鏈一體化管理模式下的海外聯合黨工委,很大程度了上破解了難題。

                          蔡斌認識到,海外黨建,必須堅持以圍繞黨和國家發展戰略為中心,服務國家外交大局,充分發揮了黨組織戰斗堡壘和政治核心作用,保證監督了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上級組織的決議決定等在卡西姆項目貫徹執行,為黨組織在混合所有制經濟體制海外投資業務中發揮政治核心作用提供了寶貴借鑒經驗。

                          同時,首個就意味著創新。在蔡斌看來,要把海外黨建做扎實,做出特色,就需要把黨建工作始終堅持融入生產經營,把卡西姆項目建設的重點和難點,作為工作的出發點、著力點和落腳點。很快,結合實際,針對現狀的卡西姆聯合黨工部“四個統一”提了出來:

                          實現了統一組織活動,推進模式創新,在強化黨性鍛煉中創造價值;統一資源配置,加強組織協調,在推動生產經營中創造價值;統一品牌形象,堅持扎根當地,在中外文化融合中創造價值;統一載體標準,加強人文關懷,在凝聚智慧力量中創造價值。有力推動工程建設以超常規的“電建速度”順利進行,帶動產業鏈轉型升級,引領中國企業編隊出海“走出去”。

                          黨員在黨愛黨、在黨為黨,忠誠一輩子,奉獻一輩子,海外工作更應如此。除了堅守、奉獻,共產黨員還要追求真理,堅持原則的錚錚鐵骨。

                          2015年7月,卡西姆電站工程的EPC承包商先后與上海的兩家供應商分別簽訂了500kV GIS設備和高溫高壓閥門采購合同。

                          然而,經調查發現該供應商雖有銷售業績,但是尚無成熟的運行經驗;另一家供應商采用的國產材質和關鍵部件原產地等與本項目技術要求不符。

                          設備和閥門是整個發電廠電力輸送至電力主干網的重大設備、關鍵部件,設備的質量穩定性直接關系到整個電廠是否能持續安全高效運轉發電,影響到100多億人民幣的海外投資是否能按計劃獲得收益。

                          事情很快讓蔡斌知道了。很多人認為模棱兩可的事情,蔡斌很快就做出了決定:承包商必須采購具備成熟運行經驗的優質合格產品。

                          為此,供應商和承包商相繼找到了電建海投公司領導“告狀”,多方找關系、搬救兵說情,甚至專門跑到巴基斯坦卡拉奇試圖通融,但蔡斌就是不松口“這是關系到工程成敗的關鍵設備,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必須換!”

                          最終EPC承包商主動更換采購了成熟的500kV GIS產品和國際知名品牌優質高溫高壓閥門。

                          工程施工,海外投資,動輒幾十億、上百億的資金投入,由此而衍生出的各種利益糾葛和誘惑,倘若沒有定力,不講原則,妥協退讓的話,工程絕對干不好。打鐵還得自身硬,作為項目管理者,你在要求別人的時候,首先自己做到位,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就要時時處處做出表率,關鍵時候能頂得住、扛得住、堅守得住。

                          一如既往,矢志不渝。沒有堅定的理想信念,沒有一腔家國情懷,你將難以抵擋海外風雨的洗禮,必將一事無成。

                          現在,巍峨矗立的卡西姆港燃煤電站,不僅是“中巴經濟走廊”上的標桿項目,還是卡西姆港的標志性建筑,不再僅僅是一座發電站,還是讓人們生發念想與憧憬的地方。看到高聳的煙囪,就想到了電站,就會想到中國電建,就會想到了中國,這是一張亮麗的中國電建名片,也是一張亮麗的中國名片。

                          雖然,卡西姆港燃煤電站還面臨著電費回收、配套電網脆弱,非傳統安全以及周邊環境和貨幣兌換等方面的困難和風險,但世界上的路都是一步步走出來的,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結束語

                          離家時,還是春寒料峭,歸來時,已是盛夏時節。

                          成都,這座來了就不想離開的城市,一座以悠閑安逸而聞名于世的城市,對于蔡斌來說,永遠只是一個過客。一年365,在這不足一個月,他甚至沒有時間到過天府廣場走一走,到寬窄巷子逛一逛。

                          走過家前的這條街巷,市民們在打麻將、擺龍門,喝著功夫茶,但蔡斌眼里,只有家的方向。不論在外經歷多少風雨顛簸,總要回歸家庭的港灣停靠。

                          家一如往常,裝飾依舊,平淡溫馨。妻子操持內外,是把好手,她希望這次老公能陪她去選購一臺新的抽油煙機。女兒從小乖巧,不用操心,轉眼間,已從英國留學歸來,多年前答應她的全家合影照,不知這次是否能兌現。

                          去年,蔡斌獲得國資委首屆“央企楷模”稱號,頒獎詞高度濃縮、震撼感人,在場所有嘉賓為之動容,但蔡斌更讀得出一連串數字和業績后的故事。每次面對采訪,他都不太愿意涉及家庭,因為那是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有人說,他從葛洲壩工程局到中國水電再到電建海投,他的職業經歷可謂傳奇;

                          有人說,他從分包干到承包,又從EPC總承包轉型到投資建設,他是中國水電企業走出去的“活化石”;

                          有人說,他從二灘到巴貢,從南俄5 再到卡西姆,他總是在關鍵時刻擔起責任,堪稱開路先鋒;

                          有人說,他既勤勉敬業,追求卓越,又平易近人,培養新人,是模范,是標桿,更是老大哥。

                          但蔡斌自己說:我是一名中國共產黨員,是中國電建的一名職工。只是因為我,趕上了好時候,趕上了改革開放,趕上了恢復高考,趕上了中國企業“走出去”,趕上“一帶一路”倡議,我愿意做新時代的奮斗者。

                          是的,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使命。回看走過的路、比較別人的路、遠眺前行的路,正如習總書記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所說,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

                          蔡斌,每完成一個項目,便是一次答卷;每一次艱難抉擇,也是一次答卷;每一次完美轉型,更是一次答卷……

                          生命,為祖國澎湃,夢想,為時代燃燒。蔡斌的心里住著一個奮斗的靈魂,心中大我,以愛國之情、報國之志、卓越之才,每時每刻都在時代的答卷里奮筆疾書。

                          榮耀與傷痛,堅韌與抗爭,寂寞與歡樂,智慧與創造,靈魂與激情……

                          故事從未停歇,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

                          (中國電建新聞中心供稿)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