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創新就只有等死”——記九江地震臺科研團隊

                          2018-08-13 11:07:41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代小佩


                           2015年3月,九江地震臺科研團隊成員在臺站組裝冷凝設備。

                          九江地震臺供圖

                          “方案不差,你們差了點兒。”這個“你們”指的是國內首支自主設計建造了氡觀測儀檢測平臺的研究團隊,他們來自廬山腳下的九江地震臺(以下簡稱臺站)。說這話的是中國地震臺網中心副主任陳華靜,在她看來,建設氡觀測儀檢測平臺的技術和施工難度極大。這支團隊并非“系出名門”,因而其科研能力起初遭到了質疑。

                          然而,這支廬山腳下的團隊憑借自己的創新能力,有力回應了質疑。近日,記者在參觀九江地震臺時了解到,該團隊成功建設了檢測平臺,該成果填補了國內相關領域的空白。該平臺自2016年建成后,其實驗數據和成果為地下流體觀測工作提供了技術參考,相關測項多次在全國地震監測資料評比中取得前三名的成績。

                          逆襲:從飽受質疑到成為行業領先

                          研究發現,地震前巖石中氡值會發生明顯變化,就此可對地殼活動作出研判。氡觀測是國際上普遍認可的地震監測手段之一,也是我國地震觀測臺網中最重要的測項之一。

                          地震行業氡觀測儀主要采用固體氡源進行校準,但固體氡源屬于受國家嚴格監管的放射類源,由于存在運輸不便等問題,造成氡觀測儀無法實現全國統一校準。臺長肖健稱:“由于監測儀器標準不統一,A地區測出的氡氣含量可能跟B地區測出的不一樣。這樣的話,測出的數據就沒有意義。”因此,地震行業急需統一氡觀測儀器的標準,這一重任就落到了臺站科研團隊的肩上。

                          在完成幾百組實驗的基礎上,臺站的工作人員自主創新出一套項目建設方案,他們自主設計了水氣綜合處理系統、豁免級測氡儀校準器、高低溫濕熱箱和步入式恒溫恒濕箱等一整套檢測系統。肖健說,團隊希望有了這個檢測平臺,氡觀測儀所記錄到的數據在預測地震時能更加準確。

                          “這是我在國內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設計,在國際上都很少見。”原核工業第六研究所研究員、高級工程師邱壽康稱贊道。

                          協作:團隊一路爭吵一路成長

                          中國科學院前院長路甬祥院士提出過5種科研精神:求實、創新、協作、犧牲、自律。肖健有些得意地說:“這些精神我們都有,此外,還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灑脫。”

                          “在井噴300噸到600噸的水下進行流量作業,深井水寒冷刺骨。”肖健頗為感慨,“原先實驗場地有時在廁所,有時也在井口房。井水到處噴時,大家就打著赤膊或穿著雨衣做實驗。”

                          “大家經常晚上一起去實驗室調節實驗參數,有時是22點,有時是24點,有時是凌晨1點。”團隊工程師黃仁桂稱,這是難忘的經歷。臺站需要24小時值班,黃仁桂自我調侃:“一個人在臺站值班很無聊的,尤其到春節時,外面放著爆竹,自己一個人坐在院子里默默吃一口面。”

                          除了一起做項目、調數據。他們“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還體現在爭吵上。團隊工程師李雨澤回憶,大家經常一起討論實驗方法,有時分歧太大又未能說服彼此,就會引發爭吵。“爭吵太多了,我們是一路爭吵一路成長。”黃仁桂說,不過大家都是對事不對人。

                          “我們沒有前人的經驗,只能一遍遍反復實驗。”黃仁桂和李雨澤稱,在測氡儀實驗階段,5臺實驗測氡儀氡值變化幅度超過30%,為盡快找出異常原因,團隊成員對各個實驗裝置逐一進行排查,反復查找原因,有時甚至推倒重來。

                          執著:5年來艱苦創業、從未懈怠

                          其實,臺站的主要工作不是科研。

                          保護工作環境、保證儀器運轉正常、做好數據預處理,這些是臺站的本職工作。“但若大家不動腦筋,幾年后就會懶惰,失去激情。”據肖健介紹,如今很多基層臺站都已實現無人化,長久下去臺站成員也有可能被新技術替代,“我們不創新,就只有等死”。

                          為此,肖健鼓勵團隊成員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搞科研創新。他常說,要有理想、有信仰。

                          臺站遠離城市,工作就像雪山上的崗哨。黃仁桂經常加班到深夜,5年來沒有休過年假,節假日加班更是家常便飯。

                          采訪中,他們一直自稱基層工作者。基層本職工作繁重,除監測工作外,還要承擔黨建、安全生產等工作。另外,基層申報項目時也相對困難。

                          為此,他們要付出更多努力,不敢停下腳步。“領導說成績歸零,要時刻保持領先。5年來,大家一直處在創業的狀態中,從未松懈。”黃仁桂說。

                          氡觀測儀檢測平臺建成后,團隊成員每天都要花3至5小時來完成數據處理工作。不工作時,成員便會去讀書、跑步、爬山或學英語。李雨澤驕傲地對科技日報記者說:“九江工作證,爬廬山免費。”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手机买彩票用什么软件